<output id="dvnln"></output>

<pre id="dvnln"></pre>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menuitem id="dvnln"></menuitem></output></pre><p id="dvnln"></p>

<p id="dvnln"><output id="dvnln"></output></p>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menuitem id="dvnln"></menuitem></output></pre><pre id="dvnln"></pre>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output></pre>

<p id="dvnln"></p>

<p id="dvnln"></p>
<p id="dvnln"><delect id="dvnln"><listing id="dvnln"></listing></delect></p>
<output id="dvnln"></output>

<p id="dvnln"><delect id="dvnln"></delect></p><pre id="dvnln"></pre>
<p id="dvnln"></p><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menuitem id="dvnln"></menuitem></output></pre>

<p id="dvnln"></p><pre id="dvnln"></pre>

<pre id="dvnln"></pre>

<pre id="dvnln"></pre><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delect id="dvnln"></delect></output></pre>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output></pre>

<pre id="dvnln"><p id="dvnln"><delect id="dvnln"></delect></p></pre><pre id="dvnln"></pre>

<p id="dvnln"><output id="dvnln"></output></p>
<p id="dvnln"></p><pre id="dvnln"></pre>

<pre id="dvnln"><p id="dvnln"></p></pre>

<output id="dvnln"><menuitem id="dvnln"></menuitem></output>
<p id="dvnln"></p><noframes id="dvnln">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output></pre>
<noframes id="dvnln">
<output id="dvnln"></output>
<pre id="dvnln"><output id="dvnln"><delect id="dvnln"></delect></output></pre>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方式
   
首頁 協會簡介 協會動態 新聞資訊 網上展廳 會員中心 理論研究 美術教育 展覽信息
當前位置: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官網) >> 評論 >> 瀏覽文章

“浩瀚草原——中國美術作品展”研討會綜述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日期:2016年08月27日 瀏覽次數:

王  雙

 

2012年10月27日,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內蒙古自治區宣傳部、中國美術館、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民族大學共同主辦的“浩瀚草原——中國美術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隆重開幕。下午,中國美協在七層學術報告廳舉辦了浩瀚草原中國美術作品展研討會。

中國美協主席劉大為、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吳長江、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劉曦林、中國美術館副館長梁江、中國美協理論藝委會秘書長、《美術觀察》主編李一,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羅世平,內蒙古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烏力吉,《美術》執行主編尚輝參加了此次研討會。此外,研討會還邀請了參展的畫家代表妥木斯、周榮生、蘇新平、龍力游、朝戈、李愛國、劉金貴等。中國美協研究部主任吳濤毅,副主任梅啟林,以及媒體記者30多人參加了研討會。研討會由中國美術家協會副秘書長張旭光主持,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主任薛永年擔任學術主持。

主持人張旭光首先對展覽的基本情況進行了介紹,并向大家介紹了與會的專家們。他表示,這次展覽中既包羅了老一輩藝術家的早期作品,還涌現出一批新作,尤其是發掘出一批具有潛力的少數民族畫家,具有很強的連續性、導向性與建設性。本次展覽將黨的文藝政策和藝術家的創作情感、個性結合在一起,在縱向上梳理了建國以來三代藝術家的情感力作,具有很強的學術性和社會效益。

劉大為主席對這次展覽給予了高度評價。他表示,這次展覽的成功之處在于梳理內蒙美術事業的發展歷程,收集散落各地的內蒙題材作品,為有重大影響的畫家列出個案專題,具有非常高的學術價值和深遠的社會影響。藝術要服務于社會,服務于人民,這個展覽確實兼顧到了這點,內蒙古有著得天獨厚的資源,所以在這個展覽中大家可以感受到一種蓬勃的氣息,一種浩瀚的氣勢,這與其他工業、農業、城市、青年主題的展覽是有差別的。劉主席還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與感受,對于內蒙古美術事業取得的豐碩成果給予了肯定。內蒙古這塊土地豐富多彩,蒙古民族淳樸、剽悍、樂觀,為畫家們提供了豐富的創作源泉。改革開放以來,內蒙古經濟發展迅速,文化藝術事業也突飛猛進的發展,油畫、版畫、工筆重彩形成了一定的規模,在全國來說水平也是比較高的。作為一個美協工作者,一個內蒙成長起來的美術家,他感到十分欣慰。

薛永年認為,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少數民族題材的美術創作就在中國美術史上占據了重要地位。近幾年來,中國美協立足于中國美術全局發展的戰略高度,通過連續舉辦少數民族題材的大型展覽,帶動畫家們與少數民族進行交流,梳理少數民族題材作品,深入研究少數民族美術創作狀況,用藝術的形式維護祖國統一,提高民族凝聚力,推動少數民族美術事業的繁榮發展?!昂棋菰袊佬g作品展”展示了幾代美術家們的作品,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內蒙古美術事業發展的縮影。通過這次展覽,不僅可以梳理內蒙美術發展的脈絡,而且可以看到六十年以來少數民族地區發生的日新月異的變化。通過寫生與展覽,強化了少數民族和內地的交流,促進了民族文化的融合,宣傳了黨的文化政策,真正做到學術影響和社會影響的統一。

妥木斯對少數民族地區美術創作的發展方向進行了思考。他認為,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畫家,要時刻保持緊迫感,不能因為現在取得了一點成就,就停留在原地吃老本,一定要全局考慮,看得更遠更深,不斷觀察、研究和思考,力求向前再邁進一步。如果不能做到一步步向前,做出更好的成績,去擴展中國美術的多樣性,恐怕就有些失責。內蒙古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實行自治,到現在已經半世紀有余,具體到美術作品,應該有越來越新的、高水平的,不僅僅停留在反映生活面貌這個層面,一定要在藝術上有新的探索。對于理論家,妥木斯老師也談到了幾點希望,希望更多的理論家能夠關注少數民族創作這個題材,為少數民族美術事業的發展提供精神和學術方面的支持。

劉曦林十分贊同妥木斯老師的觀點,他表示,草原的魅力大、作品多,并不是偶然。幾十年以來,藝術家們從多角度探索草原廣泛的生命力,這是中國現代美術史的一種縮影,通過草原的變遷看到了近現代中國美術史的發展歷程,個案專題展覽確實令人鼓舞。畫家與草原的關系是相輔相成的,草原成就了畫家,畫家弘揚了草原文化。邊疆少數民族美術事業的發展與內地美術家的努力是分不開的,正是這種合力作用推動了少數民族美術事業的進步。對于歷史上有貢獻的藝術家,應該給一個恰當的表現。比如沈逸千、焦心河、古元這樣的老一輩藝術家,他們為美術史做過貢獻,為推動內蒙美術事業的發展付出了艱辛的勞動,我們應該再多下點功夫,做得更加嚴謹,這是我們肩負的一種責任。另外,藝術家們應當深入生活,貼近生活。以人物畫為例,老藝術家重視記錄形象,而當人物畫發展到20世紀八九十年代卻轉向了另外一種形式,畫家們更熱愛追求表現服飾。畫少數民族題材很容易流于概念化,維吾爾族的鼻子高一些,蒙古族的顴骨高一些,大家有必要去生活中多尋找、多探求富有個性特征和內涵的形象。

羅世平主要從三個方面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談到,世界的草原文化具有共通性,草原藝術是世界性的藝術。古代的草原絲綢之路令不同區域的草原文化得到了長期交流。絲綢之路衰落之后,現代性便成為中國草原文化突出的現象,這時候,俄羅斯的草原文化,伊朗高原的草原文化大概都沒有像中國這樣得到持續不斷的發展??梢哉f,只有在中國這樣的環境里才有可能把這種古老的草原文明傳承下來,這也為草原文化今后的發展方向提供了范例。其次,草原文化在審美上顯示出單純、寬博、雄強的特征,這是與新疆、西藏不一樣的。在藝術創作中,由于整體的民族與地域文化具有共通性,藝術家們盡量理解并提取民族文化中的精髓,所以不論是在技法,還是總體的審美傾向上,草原文化的特征表現得尤為充分,尤其對于一部分長期生活在草原的藝術家來說,這種圖示化的特征表現得更為明顯。再次,是互動問題,包括內地畫家與草原畫家間的互動,以及主題文化與民族區域文化之間的互動兩方面。六十年來,許多內地畫家來到內蒙古,把中原地區的主流風格與美術傾向帶到草原。兩種文化互相融合,建立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可分割的關系。草原與內地始終保持著緊密的聯系,越來越多的畫家投入到草原題材創作中,越來越多的理論家開始關心邊疆民族地區的文化,這不僅僅是在研究少數民族少眾文化,由于中國幾大邊疆區域文化與世界歷史是聯系在一起的,所以說研究中國的邊疆文化,實際上是在研究世界文化的一部分。

梁江從策展人、史論家、書畫家的多重身份解讀了這次展覽。他表示,這次展覽最大規模地展示了新中國60年以來的草原題材作品,是目前為止最完整的一次草原題材展覽。這樣的展覽對于畫家、史論家、批評家來說都是難能可貴的。從策展的角度來說,展覽中既有寫生、草圖、創作作品,還包含了11位藝術家的個案展示,這種立體模式既具有歷史的縱向感,又具有橫向上的廣度,開啟了展覽策劃的新思路,中國美協的這種展覽模式為文化部即將舉辦的策展人學習班提供了一個參照。另外,怎樣上升到精神層面探求語言形式的創新成為梁江老師關注的另外一個問題。內蒙古草原有著深刻的文化內涵與地域特色,藝術家應當從自身的角度出發表現主體的精神感悟,而不僅僅局限在捕捉風情風俗、情節、題材。通過草原生活獲得的啟發,心靈受到撞擊后產生的沖動,將草原變成一種精神傾訴,表達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這是繪畫的最高境界。

龍力游分享了自己創作中的一些寶貴經驗與體會。他談到,千百年來,不同民族的人民賦予了草原無盡的浪漫色彩,今天的研討會對于推動草原文化的繁榮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從大學時期第一次接觸草原開始,研究與表現草原一直是他這些年來最大的興趣。草原綠色的生態與自然和諧的景色充滿了生活氣息。近些年來,他努力尋找牧民生活中包含的文化韻味,抓住原生態,表達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核心理念,將生活體驗及內心感受加以個性化的藝術處理,創作出屬于這個時代的藝術,畫出真正屬于自己的作品。

胡勃生在內蒙,長在內蒙,對草原有十分深厚的感情,他圍繞邊疆少數民族與內地藝術家之間的互動問題發表了意見。他談到,草原的自然風光優美,文化魅力深厚,內蒙古人民熱情好客,蒙漢一家,吸引大批藝術家們來到這里進行交流創作。在草原這塊沃土的滋養下,內蒙草原走出來許多優秀的藝術家,這歸根結底是教育問題?!拔母铩敝?,內蒙古吸收大批人才來到邊疆地區教書育人,對后來美術隊伍的形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是需要認真總結的。少數民族與漢族人民感情深厚,許多藝術家們愿意表現蒙古題材。與內蒙本土的畫家們相比,內地畫家們雖然技巧純熟,但是在表現民族味道上稍遜一籌,這就需要大家相互切磋,多多交流。這次展覽實際上就是一個很好的交流互動的平臺,展覽上既有老一輩藝術家的作品,也不乏年輕人的新作,大家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共同進步。

李一表示,這個展覽是草原美術史一幅壯麗的圖卷,再現了60年以來內蒙古美術發展的歷程。這次展覽的精彩之處在于為有貢獻的藝術家們分列出專題,把他們的作品集中起來進行文字注解和資料展示,以便大家更加清楚地了解他們的成就。近幾年來,中國美協組織了百名美術家們赴少數民族地區寫生,規模之大在歷史上是少有的,可見美協對于少數民族題材的重視。草原題材的美術創作是新中國美術發展歷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美術家們赴草原寫生的優良傳統應該繼續發揚光大。我們建設文化強國,需要具有本真個性的原創性作品,這種原創性需要不斷去草原、去雪域尋找,這次展覽也對我們今后如何把握藝術的原創性問題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范例。

蘇新平作為內蒙走出來的中青年畫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在這次展覽中有重要的個展??吹絻让擅佬g事業這些年取得的成就,他感到十分驕傲。同時,對于少數民族題材美術創作中存在的模式化與趨同化問題也表示了擔憂。結合自己的作品,他談到,每個人都會不自覺的受到文化的熏陶和影響,這種熏陶與影響會反映在藝術創作中。藝術家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怎樣對外來文化進行判斷。從草原環境進入都市生活,兩種文化之間必然會出現一種沖突。面對沖突時,創造獨特的語言方式,不局限在借用和模仿。去邊疆體驗生活,如果僅僅帶著獵奇的心態去畫,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草原文化是一種精神生活,需要用心去感悟去理解,比如“浩瀚”這兩個字,并不是表面上的廣闊開闊,還有一種更加博大的精神因素在里面。

尚輝專門為展覽撰寫了內蒙古六十年美術發展的歷程,他在發言中介紹了文章的脈絡與思路。他談到,雖然寫了這篇文章,但是好多地方還沒有寫到位,這是一個比較困難的問題,難處在于怎樣將這么多優秀的作品串聯起來,變成一段美術史。內蒙古美術的起源從尹瘦石開始,他從傳統中國畫的角度來解讀草原題材。上世紀70年代,妥木斯老師將傳統中國畫與蘇派油畫結合在一起。90年代之后,草原題材的美術創作又發生了變化,比如蘇新平、朝戈、龍力游的作品。這篇文章最終形成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浪漫的生活圖景。第二部分是真誠淳樸的審美向度。第三部分是神秘幽深的精神牧場。展覽中所呈現的美術家對于草原主題繪畫的思考是豐富多彩的,實際上文章只是進行了粗略的整理。草原主題美術創作和新疆、西藏呈現出不一樣的現象,就在于從草原走出來的美術家們已經成為了新中國美術的脊梁,像劉大為、楊剛、胡勃、周榮生、朝戈、楊飛云、龍力游,他們都與草原結下了不解之緣??戳水敶嫾覀兊淖髌?,還是十分激動振奮的,他們將現代性的審美理念和情節性的表現方法相結合,確實也是一種新的標本。內蒙古美術的發展值得美術史界關注,還有待于進一步的充實和修正。

朝戈對“什么是少數民族藝術”進行了解讀。上世紀90年代初文藝界有一篇文章,討論“什么是少數民族文學與藝術”,文中提到了創作的復雜性問題。少數民族創作,一部分來自于本民族的作者,一部分來自于其他民族的作者,他們采用的手段方式不同,但是都應去討論人的深刻意義?,F在的少數民族創作,有時候還僅僅停留在采風的風土人情這個層面。不同民族的創作應該站在這個民族的心靈深處,超越單純的民族主義進入一個更廣闊的人文境界,包括對痛苦、歡樂、生活的詮釋。作為蒙古民族的一員,最大的憂患是什么,這個民族許多美好的東西在逐漸消失,從生活方式、服裝、語言到情感的變化,這不是單純的蒙古族面臨的憂患,而是人類普遍存在的問題。任何一個民族,當他的生活習俗、歷史傳統、內心情感發生變化的時候,心靈都會產生深刻的痛處。藝術家的存在應該比普通人更加深刻一些,抓住生活的本質,追求更深、更高的人文理解和人文發展,是值得美術家、理論界共同關注的問題。

烏力吉認為,草原文化是游牧文明,是動態文明,動態性決定了視覺符號跟靜態的農耕文明必然有所差別。如果說農耕文明傾向于方形,那么游牧文明圓形比較多一些。比如蒙古包、草原圖案、草原石人。另外,游牧文明具有包容性,這是草原文化最大的特點。草原文化是世界性的文化,不排斥其他文化,只要是優秀的都會吸納其中,古代的草原絲綢之路就是個很好的案例。第三個方面強調民族性,草原文化對色彩有特殊的感受力,蒙古族崇尚白色,在這次展覽中可以看到,鮮艷的色彩搭配高雅的白色很有民族韻味。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講草原的博大,這是一個寬泛的概念,不僅體現在地域特征上,更重要的是牧民的內心世界。草原的冬天漫長且寒冷,牧民們克服種種困難與環境作斗爭,擁有超越常人的淡定從容。

周榮生表示,看到這么多優秀的作品,內心十分激動。雖然內蒙古美術事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其中還存在著許多問題。無論是從內蒙走出來的畫家,還是留守在本地的畫家,大家都愈加認識到一個共同現象,實際上內蒙的草原文化并沒有被深刻地表達出來,很多仍然只是流于表面。與上世紀50年代的老畫家相比,我們在語言的成熟度上、平實的心態上都沒有做足功課,真正流露真情實感的畫作還是屈指可數。怎樣用心靈與草原對話,真正達到心人合一的境界還是有待思考的。

李愛國在研討會上談到了創作的一些感想。草原題材具有博大、蒼涼、原始、粗獷、厚重的特點,在中國的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像成吉思汗一樣開創了這么大的偉業。最近幾年,他一直在兩條道路上尋找方向,一條是前人沒有做過的,另一條是做過但是沒有成功的。作為藝術家必須要學會深刻的思考,自己挖掘素材,尋找素材。環境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有時候在一個能夠激發靈感的環境中作品便會源源不斷地涌現。對于草原題材創作,他將自己形容為小學生,還需要不斷的學習下去。

劉金貴指出了現代美術界普遍存在的一種現象,提倡大家用心靈繪畫,不要被市場左右,不要流于表面化?,F在很多藝術家的畫中缺少責任感,蒙古族不一定穿蒙古袍,像朝戈老師的畫中,將蒙古族畫成穿西裝的,照樣會有蒙古族的民族特征,這是值得大家去學習的。

薛永年總結到,圍繞浩瀚草原這個主題,舉辦大規模的畫展,召開研討會,實際上為大家提供了進一步研討探討的平臺。通過研討會可以發現,這是理論家與創作家的互動,也是創作經驗的互相交流。大家的發言既是對內蒙古美術事業發展的充分肯定,同時也提出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作為中國美協組織的一次具有戰略意義的活動,梳理美術史的文脈,加深對傳統的理解,推進對優秀傳統的繼承,總結草原題材方面的創作經驗,這項工作可以豐富具有中國特色的美術理論體系。另外,采風和寫生活動加強美術家與群眾的聯系,促進各地美術家與內蒙美術家之間的交流,也使藝術家擺脫了一般圖像時代表現感念的弊端,把視覺經驗的感受與草原新精神、改革開放實踐相結合,為內蒙美術題材的創作提供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也為其他題材的美術創作提供了借鑒。中國文聯、中國美協、地方黨委宣傳部門相互協作,探索主流美術發展的多種可能性,為特定的研究創作搭建傳統與現代的橋梁,凝聚了老、中、青三代美術家的智慧結晶,這次活動之后,將會有新的活動把我們已有的想法推向更廣、更深處。


相關文章

友情鏈接: 中國美術家協會 大河藝術網 中國書畫報 中國國家畫院 中國油畫學會網 美術報 中國美術館

地址: 河南省鄭州市經七路34號 e-mail: weihongyou1976@163.com
電話: 河南省美協辦公室、會員部電話:0371-63932203 展覽部:63930045 傳真: 0371-63930045 備案號: 豫ICP備09004752號-1
一级av毛片在线观看